昨晚

我又失眠了

七點起來吃了個早餐

回房間稍微收了一下東西

九點終於睡去

清醒

12:30

這時間也太不對勁了吧

對於一個早上九點才睡著的人來說


可以說我是被夢境喚醒的吧

同樣的夢境出現了兩次

對於夢境很多的我來說

不尋常

國中時期住的透天厝

居然變成我跟獅子合租的地方

獅子冷漠的要我交出鑰匙

意思是要我退租

中間還出現什麼他家人要來

要我自己去解釋為什麼要離開那個我們的家


我是生氣的醒來

為什麼?

為什麼是我被逼退租還得解釋?

男人的guts呢?


後來打電話叫尢胖起床

尢胖一移動到我房間

馬上跟她說我的夢境

然後就被帶出門覓食了

經過在中友吃飽外加路上亂走之後

我冷靜很多


想到昨天尢胖說的:

媽媽不是說過嗎!?

甘願擔菜賣蔥,也不要跟人公家ㄤ


從小我就不喜歡公家呀

是我的就是我的

是太過喜歡

或許太過愛

所以容忍

所以接受

所以退讓

是這樣嗎?


我怎能忘了那個不喜歡不清不楚的自己?




 

咪雅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